速配论坛 心情驿站 > 听故事,讲故事。 人气:1641  回贴子
序号 作者 贴子 发布时间
0 幸福遇见

女/48 真诚指数

听故事,讲故事。

我从小胆子就很大,以前还没有“女汉子”这个称呼,基本上也被大人们称呼“假小子”。

所以,大人们表情严肃神秘兮兮说起这些事的时候,从不怕吓到我,就当给我长见识了。

后来,我到了工厂上班,大夏天,午饭后,十几个同事围坐在一起讲鬼故事,大部分人听的津津有味,因为都是身边人发生的,且都是身边熟悉的环境,有个身高1.8的男同事当时穿了一件普通背心,胳膊上胸前反正能看到皮肤的地方全是鸡皮疙瘩,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接下来讲几个小故事,有自己的经历,有旁人的经历,我只敢保证我经历的如实写出来。

拒绝骂人,爱信不信,左上角打叉爱干嘛干嘛。

我不午睡不送孩子不接孩子手机也不卡,这就麻溜的在线写了。
2018-09-14 13:19
IP:58.22.113.*

[回复主题]
1 胖子

女/43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谢谢故事分享,听故事
2018-09-14 13:25
IP:183.36.112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2 胖子

女/43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点赞!
2018-09-14 13:25
IP:157.255.172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3 幸福遇见

女/48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时间:1981年腊月。

地点:福建泰宁明清园。

人物:我,三哥,弟弟,父母,场医,好些邻居,包括叔叔,婶子,还有,还有已故N久的他…

那时候,我们全家住在离城四公里的一个林场大院。(几年前,那里被推倒重建并运来了很多古董成了一个旅游景点:明清园。)

当时我们住的是平房,横向一溜大平房住人,纵向一溜小平房是厨房,我那时候读小学五年级,弟弟读四年级,三哥读书好,在一中读高二,大哥二哥已经进城工作了,住在单位。

快过年了,天空下着总也停不了的雨,刺骨的湿冷。(顺便问一句南方啥时候供暖?)

母亲照顾着我和三哥弟弟一起吃完饭,兀自去厨房收拾,三哥去了他自己的房间(就在我父母房间隔壁的隔壁的隔壁),我和弟弟就在父母房间,在刚刚收拾起的四方餐桌上就着一盏电灯做作业,跟平时一样。(我有自己的房间,在三哥和弟弟的房间隔壁,但是母亲说浪费电,点那么多灯,再说我也可以教弟弟做做作业。)
2018-09-14 13:43
IP:58.22.11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4 幸福遇见

女/48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当天父亲没有回家吃晚饭,母亲说他去附近某某村某某人请他吃饭了。

大概八点钟光阴,父亲回到家,满身酒气,眼神呆滞,走路略有摇晃,我和弟弟争先恐后叫了他一声,他分别摸了一下我和弟弟的头,咕哝了一句,算是打了招呼,就跌在床上睡觉了,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呼噜声。

父亲不吸烟,酒量也是相当的一般,农民家自己酿的酒又凶,这一下是真醉了,还不知道睡到几点呢。

母亲叫我跑着去叫来了三哥,母亲和三哥手忙脚乱的帮父亲拖外衣和鞋子,热毛巾擦把脸,盖好被子,还在床头地上放了个脸盆(怕父亲吐)。

也就半小时左右吧,母亲在做着针线活,父亲翻身了一下,又翻了一下,两下,好几下,然后突然坐起来了,开始哭泣,肝肠寸断的样子,我赶忙又叫来了三哥,母亲叫三哥跑去场区另外一排平房里找医生叔叔,这时候,父亲已经由坐着改为跪在床铺上,不停的磕头,开始说话。

不对,怎么不是他的声音?而且,46岁的父亲怎么说起普通话来了?他什么时候学会的?(父亲终年79岁,一辈子只会说一种语言:山东话。)
2018-09-14 14:29
IP:58.22.11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5 快马

男/50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写得很精彩,期待楼主原文再续,书接上一回。
2018-09-14 14:48
IP:112.96.68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6 幸福遇见

女/48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“我好冷啊,我姓谭,(思虑再三,我还是决定用他原本真实的姓,希望谭老先生在天之灵谅解小辈这一颗只求真实述说的心。)我是林场的老大。”

“我只穿了一条短裤,没有衣服穿,我的房子漏雨漏的厉害,我白养了两个儿子,他们都不管我啊。”

“今天我大孙子满月,我大儿子请了朋友关着门在家里喝酒庆祝,我想看看我大孙子,不敢进去,怕吓到他。”(边说边用手指在墙壁上一遍一遍的写“谭”字,边说“老大”的时候边一次又一次竖起自己的大拇指。)

这期间,父亲始终是用我不熟悉的声音,说着普通话,(好羡慕普通话说的好的人,因为那时候,我和三哥弟弟普通话还不利索呢,带着一股山东土坷拉味。)并且始终跪在床上的。
2018-09-14 15:02
IP:58.22.11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7 风扬琴箫情

女/50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*^_^*哈哈!比我强
2018-09-14 15:03
IP:115.53.23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8 幸福遇见

女/48 真诚指数

回复 7 [风扬琴箫情]

哈哈哈哈哈哈,不能比哦,我是孩子大了,想接送他读书他也不需要了。

又刚好身处在小城市,信号不会若有若无。

我得赶紧继续写了,本来昨天半夜想写的,洪先生说,白天才能写而且要在天黑之前写完,晚上不许写,怪瘆得慌,写了会害自己睡不着。
2018-09-14 15:14
IP:58.22.11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9 风扬琴箫情

女/50 真诚指数

回复 6 [幸福遇见]

这么奇怪?连声音语言都会变?
听人说过,自己没见,就也没信过
2018-09-14 15:21
IP:115.53.23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10 幸福遇见

女/48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不一会儿我家里就来了好些大人,由于房间太小,大部分人都撑雨伞站在门口,进来房间的只有带着急救箱的医生叔叔(林场有医务室,这个医生叔叔就是场医,山东人),和林场会计(福州人),还有一个父亲的同事,就住在前面那幢三层楼里,一对夫妻一起来的,我们平时叫叔叔婶子(山东人)。

大家七嘴八舌,你一言我一语,有的想办法,有的出主意,但是有件事情他们高度一致,那就是,我父亲被鬼上身了,而且那个鬼就是故去的林场原场长,老谭。

说起这个老谭,我不认识,我是1980年暑假跟随母亲坐着绿皮火车从山东来到福建的,我来的时候就没有老谭这个人了,至于他的死因,也是这事之后我才知道的。

那时候,林场公家有养了几头牛,有一天中午,放牛的工人回家吃饭了,可能没有绑好或者天气太热了,几头牛居然自己下河洗澡了,洗着洗着就到了河对岸,这下可不得了,那时候我记得父亲月工资才40几元,一头牛得好几百元吧?而且那时候当官的真像当官的,集体财产高于自己生命。
2018-09-14 15:42
IP:58.22.11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11 幸福遇见

女/48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他们具体的操作我说不上个所以然,隐约记得医生叔叔用针灸扎了父亲的人中,他们让母亲点了香,把门后的扫把倒立,找来了白线,筷子,一碗米,筷子怎么先插到米里,然后筷子神奇的可以立到一根普通的缝被子白线上,后来碗里的米莫名其妙少了许多,现在想想最少是三分之一吧。

这期间他们口中念念有词,还叫来了我三姑她丈夫,就是老谭的大儿子。

老谭的二儿子刚结婚住在城里。

答应的好好的要帮他做衣服给他修房子。

那时候我11岁,懵懵懂懂的看着这一切,没有害怕,就是很认真盯着陌生的眼泪鼻涕一大把的父亲。

后悔没有认真学两招,其实感觉他们没有一个专业的神婆神汉,都是半桶水,但是确实管用了。

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,最后婶子用刀和倒立的扫把一直在空中挥舞,赶到门口,然后快速把大门紧闭。

父亲很快就安静了,只是眼睛依然空洞无神,倒头就睡,一会儿又传来了熟悉的呼噜声。
2018-09-14 16:03
IP:58.22.11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12 幸福遇见

女/48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补上老谭的意外死亡事件,此事为听说,不过林场每一个人都这么说,我想,是真的。

因为他后来还被上级部门追认为烈士,他妻子因此也有了工资。

上次说到牛跑到河对面了,老谭知道后,大中午的,火急火燎的来到牛下水的地方,将外衣鞋子手表通通脱下来,(据他女儿(我弟同学)后来告诉我,那手表是他当兵时候攒了40元买的。)就下水了,然后,再起来的时候就是被打捞到岸上的。

说到这,忍不住又得插两句话,那条河叫金溪,是罕见的一江春水往西流的一条大河。勤劳的莆田人们,一伙又一伙的带着草帽筛子土箕来到这里,一天天的站在河里用最原始的方法淘金子,别说,还真淘到了。

目测当时的河面宽至少20米,小时候我们常在父亲的带领下到那里钓鱼钓虾,还在哥哥们的带领下,到水浅的地方石头缝里摸河螺,河螺比田螺小,壳更硬,还没有土味,超级好吃。

现在那条河上游拦了坝修了水库发电,只剩怪石嶙峋的河床和为数不多的河水了。
2018-09-14 16:15
IP:58.22.11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13 幸福遇见

女/48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一直盯着手机,眼睛累,出去溜达一会儿,扫扫马路,看看绿树。

不过,这故事,天黑前肯定写完。
2018-09-14 16:17
IP:58.22.11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14 今生缘

男/46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路过支持!只因本人亲身见过多次。
2018-09-14 17:02
IP:219.133.46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15 幸福遇见

女/48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说起老谭,也是个苦命人,终身未育,先后抱养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,大儿子在场里开手扶拖拉机,那时候在场里算是蛮牛B的,但是眼睛略有斜视,因此年龄很大了才找媳妇,他媳妇是我父亲从山东介绍来的,同村的,没有血缘关系,按辈分我们叫三姑。

二儿子是龙湖乡一个穷苦亲戚家抱来的。

和我们一般大的女儿是老谭老婆兄弟的孩子,抱过来后称呼不变,一直叫他夫妻姑姑姑丈。
2018-09-14 17:06
IP:58.22.11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16 幸福遇见

女/48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第二天,老谭的两个儿子不敢怠慢,兵分两路,一个去买纸衣纸裤纸钱等去他落水的地方烧,一个负责去修坟墓。

令人惊讶的是,坟墓背后真的有一条水沟,山水沿着沟一直灌到坟墓里。

这事是他们两个儿子做完以后,拎着东西来我家感谢我父亲,我们才知道的。

听说,鬼喜欢找身体不好或者喝酒醉的人上身,尤其是女人,体质偏阴,更易。
2018-09-14 17:20
IP:58.22.11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17 风扬琴箫情

女/50 真诚指数

回复 16 [幸福遇见]

^O^这码字速度真爽快,是跑的啊,眼睛怎么样?,我写一会眼睛就盯得不行了,只好买了眼镜,戴着也是不舒服
2018-09-14 17:49
IP:115.53.23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18 风扬琴箫情

女/50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这个事,小时候不断听说,好像大都是哭着说着
看来还是人世好些
2018-09-14 17:52
IP:115.53.23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19 风雨山河

男/44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酒醉或各种迷糊状态下,自我意识空白,脑子里残留的信息会浮现出来,这时中枢神经没有判断力,就把记忆里的别人当成了自己,然后反射性的说一下记忆里的内容,声音和动作都是本能反射,和平时不同。
总之就是意识错位,喝大了,醉晕了~
不过迷糊状态下浮现出来的旁人信息,肯定是记忆里非常深刻的人。
楼主提到的故事和丹顶鹤女孩是同样的事,就是甘萍唱的那首歌里怀念的女孩。只是牛的品味肯定没法和丹顶鹤相比,所以没人为谭叔叔写一首歌。~
楼主有其它神奇的事继续说,我的解释也是照本宣科,不一定就是真相。
2018-09-14 17:54
IP:223.104.186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20 幸福遇见

女/48 真诚指数

回复:我相信,你在。

也是在第二天,我们做小孩子的肯定黏糊着父亲问这问那,他一脸懵,关于昨晚的一切的一切,他只记得他从朋友家骑车回来的时候,是要经过大谭家门口,那时候是推着车的,因为那里有楼梯,他说他回来就睡觉了。

关于我们争先恐后说的一切,他只当是我们胡说。再若问下去,他就拿出大人的威严吼我们了。

也许父亲是怕我们知道真相会怕,也许父亲本身比较忌讳这个,谁知道呢。

那日后,父亲仿佛病过一场,不过无大碍,慢慢也就恢复了。

其实,鬼也有好鬼,只想方设法诉求自己的需要,无害人之心。

天黑之前,此故事完毕,谢谢阅读。
2018-09-14 17:56
IP:58.22.113.*

[回复主题]
[回复此条]
共52条 1 2 3 下一页>> 末页 共3页